中安在線首頁|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您當前的位置 : 理論文史哲教

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中公平正義思想的價值與局限

時間:2017-06-15 08:32:00

  公平正義是人類歷史發展的重要價值追求,是人類社會不斷發展進步的動力源泉和社會法治的根基,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言:『公正是法治的生命線』,『司法是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①。馬克思主義穿透唯心史觀和資本主義公平正義的虛幻迷霧,深入到生產方式的矛盾運動中尋找公平正義的根源,把共產主義社會作為人類公平正義的最終歸宿。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學者,有的長期關注公平正義主題,並就此提出了許多新觀點、新方法和新舉措,一定程度上豐富了馬克思主義公平正義思想,但也存在不少錯誤觀點。當前,辯證看待並合理吸收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中的公平正義思想,既有利於我們堅定『四個自信』,進一步推動中國公平正義事業取得新的更大的成就,也有利於我們全面認識並堅決批判他們的錯誤,維護馬克思主義的權威,堅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公平正義事業的信心和決心。

  一、為何要加強國外馬克思主義公平正義思想的研究

  與中國公平正義事業推進實踐落實和理論創新的同時,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學者也就公平正義研究提出了一些值得重視的新觀點和新方法,而我國學界在研究公平正義時受羅爾斯甚至哈耶克等自由主義公平正義的影響太大,深入研究國外馬克思主義公平正義思想的很少。加強這方面的研究,既是批判錯誤觀點、維護馬克思主義理論權威的需要,也是及時跟蹤交流對話、回應國外公平正義研究的需要,還是吸取歷史教訓,反思蘇聯解體、東歐劇變後俄羅斯社會倒退的需要,更是我們全面深化改革和全面依法治國的需要。

  1.維護馬克思主義理論權威的需要

  公平正義是人類的共同追求,也是馬克思的畢生信念和追求。人類如何能夠長期和諧穩定幸福地生活是古今中外許多思想家努力思考並力圖加以圓滿解決的重大問題。縱觀古今中外思想史,在這個問題的探索上,中國文化自古以來主要推崇『性善論』②,但是西方文化的主流則大多主張『性惡論』③。『性善論』主張『仁政』,強調『以德治國』,『性惡論』主張『嚴法』,強調『依法治國』。然而,在馬克思主義誕生以前,中外哲學家們都只是為了維護現存的社會及其制度而解釋世界,而馬克思是要打破舊世界開闢人類永久美好的新社會。『哲學家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而問題在於改變世界。』④如何改變世界?同以往哲學家或抽象或機械闡釋社會公平正義不同的是,馬克思認為人與環境是互相影響的,『環境正是由人來改變的,而教育者本人一定是受教育的。因此,這種學說必然把社會分成兩部分,其中一部分凌駕於社會之上。環境的改變和人的活動的一致,只能被看做並合理地理解為革命的實踐。』⑤馬克思在科學吸收前人理論精髓的基礎上,深入探究資本主義發展,在探索人類社會發展規律的基礎上,得出『資本主義必然滅亡』和『社會主義必然勝利』的結論,進而強調只有消滅剝削、消滅壓迫、消滅私有制,構建『自由人的聯合體』,人類長期和諧穩定幸福地生活的公平正義社會纔有可能成為現實。因此,馬克思既不是『性善論』,也不是『性惡論』,他超越了『性善論』和『性惡論』的狹隘與偏見,是強調從『物質實踐』出發解釋『公平正義』觀念的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者。

  2.回應國外公平正義研究動態的需要

  馬克思穿透抽象討論公平正義的迷霧,深究公平正義的經濟根源和制度癥結,以及通過革命生產方式實現公平主義的現實可能,因而沒有留下公平正義的專題論著。馬克思恩格斯去世後,在解讀馬克思經典著作的過程中,圍繞馬克思是否有公正(公平、正義)思想、是否拒斥正義、是否批判資本主義的非正義,形成了持久而廣泛的討論,在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中至今爭論了40多年。1971年羅爾斯出版《正義論》後,公平正義問題就成了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中的一個熱點主題,幾乎涉及所有從事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的學者。蘇聯解體、東歐劇變後,歷史終結論甚囂塵上,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曾跌入低谷,公平正義的議題也受到冷落。然而,資本主義連續受到1998年和2008年兩次金融危機和經濟危機的衝擊,社會主義中國卻一路高歌猛進。這種現實落差引發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的復興和進一步昇溫,公平正義再次成為熱點話題,其理論和實踐也成為不同意識形態陣營的共同話題。各派學者觀點紛呈,激烈交鋒,形成了許多值得探討和學習的新思想和新方法,也出現了歪曲和肢解馬克思的傾向。中國公平正義研究,極大地推進了公平正義的理論和實踐創新,我們有必要也有能力對正確思想進行合理借鑒,同時對錯誤思想與思潮進行交流、對話和批判。

  3.反思蘇聯解體、東歐劇變後俄羅斯社會倒退的需要

  蘇聯解體以來,俄羅斯社會狀況發生了劇變,從一個側面回答了『蘇聯解體對俄羅斯人民而言,是弊大於利,還是利大於弊』的問題。蘇聯解體後,俄羅斯社會曾經明顯倒退,主要表現為如下幾個方面:一是政治制度帶有典型的寡頭資本主義性質,少量寡頭掌控著經濟命脈,左右著國家產業布局;二是貧富兩極分化嚴重,物質和金融資源越來越集中到少數人手中,3%的富豪掌握了70%的國民財富;三是社會晉昇渠道受阻,社會緊張度上昇,中產階級和工人階級對工作、生活和發展等社會滿意度逐年下降;四是工人階級受到歧視,臨時工人階層處境悲慘,體力勞動受到歧視,社會地位不穩定,社會保障缺失;五是犯罪率上昇,資本流出,大量工廠停工,工人失業,人均壽命曾急劇下降⑥;六是國家解體,經濟倒退甚至產生了技術退步的效應。俄羅斯的倒退對經濟社會發展造成長期性的、毀滅性的打擊,仿效西方建立的資本主義社會制度徹底失敗,自由、民主、文明的美夢破碎,公平正義更是蕩然無存。久加諾夫和米羅諾夫等左翼政黨領導人基於世界社會主義的復興所開展的公平正義的制度設想和學者們基於解體前後的落差所開展的理論研究,可以深化對21世紀國外馬克思主義的理解和認識。

  二、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中公平正義思想的時代價值

  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堅持不忘初心、繼續前進,就要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堅持黨的基本路線不動搖,不斷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推向前進。』⑦堅持『四個自信』的底氣,不僅來自於歷史積累和現實優勢,也來自人們對社會主義制度的認同和支持。在經濟全球化的時代大潮中,四個自信的樹立,還來自於同世界其他文明的交流與比較。馬克思主義指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革命、建設和改革取得成功,而與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同根同源的國外馬克思主義也在關注人類命運和社會發展,在對現實問題的關切中,他們對公平正義的思考與研究具有重要啟示意義。辯證看待並合理吸收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中關於公平正義的正確觀點,有利於我們堅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自信,有利於發展和豐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有利於發展與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還有利於培育、弘揚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1.堅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自信的價值

  黨的十八大指出,公平正義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內在要求與本質屬性,習近平總書記也強調『讓人民群眾在日常生產生活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義』。實現公平正義,纔能體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先進性和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優越性。什麼是公平正義?如何實現公平正義?社會主義公平正義事業的優勢又是什麼?在同國外馬克思主義公平正義理論對比研究的過程中,『真理愈辯愈明』,能讓我們在加深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公平正義實踐豐富內涵理解的基礎上,堅持道路自信。

  第一,加強國外馬克思主義公平正義思想的研究有助於進一步把握馬克思主義公平正義思想的本質內涵,堅定公平正義的馬克思主義根本立場。國外學者對馬克思主義基本理論的研究呈現多點面結合的特點,不僅領域寬,而且對諸如公平正義等問題的研究有的比較深入,雖然有的研究也有瑕疵和不足,但是,從整體上看,他們畢竟注意到了多角度的分析視野,尤其可貴的是常有爭論和辨析,真理往往是愈辯愈明,並且大多肯定、贊賞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與中國道路,因此,激烈爭論背後透視的是馬克思主義公平正義理論的科學價值和真理的光輝,這當然可以成為我們全面分析和深入把握馬克思公平正義思想不可或缺的一種理論資源。加強國外馬克思主義公平正義思想的研究無疑有利於我們深入理解和把握馬克思主義公平正義思想的本質內涵,有利於形成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公平正義以及向哪個方向追求公平正義的價值訴求的共識,堅定公平正義的馬克思主義立場,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認同就有利於進一步形成更加牢固的理論基礎,有利於提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道路自信。

  第二,理清馬克思主義公平正義之爭的實質,堅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公平正義的道路自信。馬克思與公平正義究竟有何關系?圍繞這個問題,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學者展開了四個方面的詳細討論。馬克思支持還是拒斥正義?馬克思有沒有批判資本主義的非正義性?共產主義還需要正義嗎?馬克思是否反對分配正義?學者們圍繞這些問題展開了激烈的討論,形成了相似或者對立的觀點。關於馬克思是否支持正義,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學者形成了著名的『塔克爾—伍德論題』和相互對立的觀點。事實上,馬克思認為,脫離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的根本變革而空談公平正義等道德理想,是『陳詞濫調的見解』和『憑空想象的關於權利等的廢話』。⑧因此不屑於批判資本主義虛偽的公正。資本主義的不公正顯而易見,他穿過人道主義迷霧,認為生產方式的非正義性是資本主義制度非正義性的根源。在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矛盾運動的過程中最終實現『自由而全面發展』的共產主義社會,纔是公平正義的真正實現。分配正義有助於調節生產正義及至整個生產環節的矛盾,促進生產力發展。在共產主義初級階段,仍然需要發揮公平正義的調節作用,以促進生產力發展和產品的分配。上述四個方面的爭論,表面上來看,是依據馬克思原著而豐富或者重構馬克思主義公平正義思想,事實上有的卻肢解了馬克思主義,背離了馬克思批判資本主義的深層目的。我們在對待國外馬克思主義公平正義思想研究時,不能為其表面的新穎所迷惑,更不能以此來矮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公平正義的理論和實踐。

  2.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價值

  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主觀上希望發展馬克思主義,並確實提出了一些在馬克思主義發展中有見地的見解』。同時,『又提出了在馬克思主義的發展過程中遭到忽視乃至偏離的問題,衝破了蘇聯模式教條主義的束縛』。⑨國外馬克思主義關於公平正義的研究成果豐富多彩,學者之間在一些具體觀點上盡管還有諸多分歧,但是,其本身作為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的一個重要領域,已經得到了廣泛的重視,而且從不同的視角證明了馬克思主義的科學性及其真理性。深入了解並批判吸收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中的公平正義思想,無疑有助於豐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

  第一,加強國外馬克思主義公平正義思想的研究具有豐富馬克思主義公平正義思想的啟示價值。公平正義是馬克思一生的訴求。馬克思深入對資本主義生產過程的分析,揭示資本主義的勞資對立和根本矛盾,揭露資本主義社會法權的虛偽本質。盡管在文本中,馬克思只是批判抽象正義,但這並不意味著馬克思認為正義是過時的語言。馬克思不僅為實現公平正義提供了理論指南,而且積極投身無產階級革命和人類解放事業,以實際行動體現著對公平正義的追求。『馬克思恰恰是把他一生的很大一部分時間、很大一部分著作和很大一部分科學研究用來嘲笑自由、平等、多數人的意志,嘲笑把這一切說得天花亂墜的各種邊沁分子,用來證明這些詞句掩蓋著被用來壓迫勞動群眾的商品所有者的自由、資本的自由。』⑩

  第二,加強國外馬克思主義公平正義思想的研究具有積極開展馬克思主義公平正義方面的交流對話的時代價值。國外馬克思主義對公平正義的關注不僅僅廣泛涉及資本批判,也涉及資本主義的政治、文化等多個方面,他們實際上已經開啟了研究馬克思主義公平正義思想的問題域,而這也是發展21世紀中國馬克思主義的重要問題域。國外馬克思主義所開闢的公平正義主題所瞄准的理論焦點和實踐問題,是當前推進21世紀中國馬克思主義發展所需要關注的重點和焦點問題,他們的研究視域和策略路徑是發展21世紀中國馬克思主義所必須密切關注和重視的。國外馬克思主義公平正義的研究形成了許多系統的、具有重要意義和價值的成就,必然會成為21世紀馬克思主義發展所要重點關注的一個方面,我們應當系統地理解、檢審和批判吸收那些有益的成分。因此,深入把握國外馬克思主義公平正義問題研究的觀點和方法,可以進一步拓展馬克思主義的其他研究視域,為21世紀馬克思主義的發展開闢新的更加寬廣的『天地』。

  3.發展與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價值

  任何社會制度、體制和機制,都是在特定的歷史條件和社會基礎上形成發展起來的,而生產力的發展和生產方式的變革內在地要求上層建築不斷發展和完善,這樣纔能夠不斷適應和促進社會的發展進步。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者,無論是佩弗、布坎南,還是羅默、柯林斯,等等,都主張在社會發展進程中審視社會制度的變革。他們關於公平正義的研究從一定程度上揭示了這個基本道理。認真梳理和研究國外馬克思主義關於公平正義的基本思想,有利於我們更加清晰地認識和把握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完善和發展的方向、進程和需要作出的具體努力。

  第一,國外馬克思主義公平正義學者也關注人類命運和制度的不斷完善。他們關於公平正義問題的研究具有不同的視角,學派之間以及同一學派的不同學者在不少問題上還有重大分歧,但是,在一些根本性的價值取向上,與西方自由主義公平正義研究學者相比,很多與馬克思的主張比較接近。比如對理想社會的訴求,大部分學者贊同社會主義,或者認為社會主義是替代資本主義的有效選擇,尤其是生態等全球問題的日益突出,使得這種主張更加鮮明。他們認為,資本主義自身固有的局限是很難在制度內得到突破的,只有通過替代性的選擇——社會主義制度的建構來解決。例如,福斯特等人的生態馬克思主義的正義思想旨在通過人們的努力建立一種嶄新的社會制度,解決人與自然、人與人的矛盾;哈貝馬斯等以市民社會為背景、以交往理性為基礎、以程序正義為本質的正義思想,等等,是我們建構完善公平正義的社會主義制度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重要啟示源和資料庫。

  第二,社會主義公平正義的完善和發展是一個長期的歷史過程。完善和發展社會主義制度是一個長期和艱難的過程,外在因素的刺激和內在的動力機制都是不可缺少的。而國外馬克思主義公平正義研究學者對諸多問題的分析和闡述取得了很大的進展,形成了許多具有重要價值的觀點,對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體系具有重要的啟示意義,而且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也部分展現在他們的研究之中,其所包含的有爭議的話題本身也是重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並凸顯中國特色優越性的重要方面。『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發展21世紀中國的馬克思主義,應關注國外馬克思主義學者對中國的研究,從中吸收和借鑒有益的東西,以我為主、為我所用。』(11)重視並深化國外馬克思主義對公平正義等重要問題的研究,能夠啟發我們堅定制度自信,不斷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有利於進一步凸顯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

  4.培育、弘揚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價值

  國外馬克思主義公平正義研究學者大多從制度批判、資本批判中去探討資本主義公平正義的虛假性和馬克思公平正義的觀點,系統梳理和把握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中關於公平正義的思想,能夠更清晰地認識到公平正義的重要性和資本主義公平正義的虛偽本質,這無疑有助於我們積極培育、弘揚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第一,認清價值觀之爭的實質乃階級利益之爭。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者在公平正義問題上的闡述,有的在一定程度上堅持了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但是,也始終體現著對資本主義制度的妥協。例如,霍耐特作為法蘭克福第三代批判理論家,還扛著批判的大旗,他將社會批判和正義批判結合起來,努力揭示資本主義現代性的悖謬。但相較於前人,他的態度已大為減弱,其肯定現代工業文明已多於否定,認同現代工業文明多於批判。哈貝馬斯的交往理性作為對工具理性的『揚棄』,揭示和批判了工具理性給人類帶來的異化和壓抑,譴責其造成的技術崇拜騙局和拜物教泥沼及其所導致的人的片面的、單向度的發展,但是他所指認的公共領域、生活世界、市民社會等,在我國目前的社會現實中很難尋到它們的對應之物,並不適用於我國的政治法律建設和社會結構優化。總體來講,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學者在階級立場上的搖擺不定,背後是階級利益的模糊。由此反觀,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反映了社會主義事業蒸蒸日上的現實,凝聚了人民群眾對未來的美好向往。我們有信心、有底氣弘揚比資本主義價值觀更為優越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第二,認清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緊迫性。盡管國外馬克思主義博大精深的思想體系豐富了人類思想寶庫,我們也可以從中覓取到一些中意珍寶,但他們思想的實踐基礎畢竟是西方資本主義世界,這一世界正處在衰落的過程中,這更加顯示出包括公平正義在內的資本主義價值觀的虛偽性。面對復雜的國際國內形勢,特別是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的時代任務,積極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對於鞏固馬克思主義在意識形態領域的指導地位、鞏固全黨全國人民團結奮斗的共同思想基礎,對於促進人的全面發展、引領社會全面進步,對於集聚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強大正能量,具有重要現實意義和深遠歷史意義。(12)我們對培育、弘揚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著力,既要認清社會主義公平正義觀與資本主義公平正義觀的本質區別,又要從人類文明成果的延續性上,從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豐富性上,從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客觀實際上,堅持實事求是,批判地吸收人類文明的合理成分,借以積極培育和踐行培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三、國外馬克思主義公平正義思想的局限

  馬克思在運用歷史唯物主義考察社會歷史時指出,『人們首先必須吃、喝、住、穿,然後纔能從事政治、科學、藝術、宗教等』活動(13)。的確,公平正義思想的產生,只能從物質生產環節中去尋找根源;公平正義的實現,也只能通過生產方式的變革纔能逐漸實現。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學者對資本主義的公平正義提出了尖銳的批判,有的也就公平正義的實現提出了許多美好的規劃。但是,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學者大多是把唯心主義和馬克思主義相結合,局限與缺陷是十分明顯的。總體來看,他們未能准確理解馬克思的公平正義思想,未能堅持馬克思公平正義的根本立場觀點,也未能及時反映中國公平正義的新進展。

  1.未能准確理解馬克思的公平正義思想

  研究、闡述馬克思的公平正義思想一直是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的重點之一,同時也是長期存在爭議的主題之一。圍繞『馬克思與公正』,國外學者展開了激烈的爭論,並且,羅爾斯、胡塞爾、柯亨、羅默、胡薩米、羅伯特·塔克爾、艾倫·伍德、布坎南、諾齊克、沃爾澤、桑德爾、斯賓塞等著名學者都卷入其中。真理雖愈辯愈明,但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學者對馬克思公平正義思想的整體把握,總體上存在誤解甚至曲解。(14)

  第一,有的學者錯誤地認為『馬克思拒斥正義』。在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學者中,長期存在馬克思是否具有正義思想的爭論。羅伯特·塔克爾和艾倫·伍德等人認為,在馬克思原著中『找不到任何確切地闡述權利或正義思想的真正努力』,認為『馬克思拒斥正義』,形成了著名的『塔克爾—伍德論題』。胡薩米、布坎南等人雖然認為,馬克思並沒有完全拒斥正義,並著力建構馬克思的正義理論,但他們實質上也都未能全面准確理解馬克思的公平正義思想。事實上,馬克思認為,『「正義」、「人道」、「自由」等可以一千次地提出這種或那種要求,但是,如果某種事情無法實現,那它實際上就不會發生,因此無論如何它只能是一種「虛無縹緲的幻想」。』(15)馬克思從歷史唯物主義出發,深刻揭露了資產階級正義原則的虛偽性,並表達了無產階級的正義要求及實現的基本條件和根本途徑,就是消滅剝削、消滅奴役、消滅階級、消滅私有制。

  第二,有的學者錯誤地認為『馬克思未批判資本主義非正義』。馬克思在《資本論》第三卷中指出:『生產當事人之間進行的交易的正義性在於:這種交易是從生產關系中作為自然結果產生出來的。……這個內容,只要與生產方式相適應,相一致,就是正義的;只要與生產方式相矛盾,就是非正義的。』(16)伍德據此錯誤地認為,『資本主義生產中交易的正義性在於:交易使得資本主義生產關系得以生成,並在總體上與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相適應、相協調。』(17)塔克爾也據此錯誤地認為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符合正義原則。胡薩米雖然對此進行了批判並認為,『他們的這一觀點主要是建立在一個單一的段落上』,容易斷章取義,並且『他們所依憑的基礎卻是虛假的——它出現在馬克思清晰地諷刺資本主義的語境中』。(18)但是,事實上,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非正義性是顯而易見的。馬克思穿過人道主義迷霧,深究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非正義性作為資本主義制度非正義性的根源,一生都在批判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狹隘性和局限性,此外,馬克思的正義思想超越了分配正義的局限,是分配正義和生產正義的有機統一。

  第三,有的學者錯誤地認為『馬克思反對分配正義』。馬克思認為,正義不是由分配方式決定的法權觀念,而是由生產方式所決定的經濟關系。『在所謂分配問題上大做文章並把重點放在它上面,那也是根本錯誤的』(19),因為『分配的結構完全決定於生產的結構。分配本身是生產的產物』。(20)有學者據此錯誤地認為,馬克思反對分配正義。然而,馬克思認為,『如果在考察生產時把包含在其中的這種分配撇開,生產顯然是一個空洞的抽象;相反,有了這種本來構成生產的一個要素的分配,產品的分配自然也就確定了。』(21)馬克思所反對的分配正義,是撇開物質生產實踐,來抽象談論的分配正義問題,並把分配正義說成是唯一正義。顯然,就整個馬克思學術體系來說,馬克思不僅並不否認分配正義的合理性,而且是將分配正義與生產正義有機結合起來,強調從物質生產實踐出發分析解決正義問題。

  2.有的未能徹底堅持馬克思公平正義思想的根本立場與觀點

  公平正義屬於社會意識形態的范疇,公平正義實現的程度如何,主要取決於實現它的基礎,即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的矛盾運動所決定的生產方式如何。在資本主義社會,不改變生產資料私人所有和生產社會化之間的根本矛盾,要求公平正義就會無從談起,只是虛無縹緲。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離開解放和發展生產力以提高人民群眾物質生活水平這一根本任務,公平正義也只是空中樓閣。總體來講,國外馬克思主義的關於公平正義的思想高估社會道德積極作用,沒能徹底堅持馬克思公平正義的根本立場與觀點,有的消解了馬克思的革命理論和唯物史觀。

  第一,有的高估了公平正義作為意識形態的反作用。『資本來到世間,從頭到腳,每個毛孔都滴著血和骯髒的東西。』的確,中外階級斗爭的歷史用血和火的殘酷歷史證明,人們的社會地位,特別是經濟和政治地位,只能由物質牛產關系來決定。包括公平正義在內的社會道德規范雖然能夠采取說教的方式,通過感化的力量來規范個人行為,調整社會秩序。但在窮凶極惡的資本面前,社會道德和個人道德,都是軟弱無力的。因此,馬克思不屑於離開生產方式就公平正義作表面文章,馬克思主義者並非不關注社會道德或者社會正義,他們早就清醒地認識到:『人類社會的發展也是受物質力量即生產力的發展所制約的。生產力的發展決定人們在生產人類必需的產品時彼此所發生的關系。用這種關系纔能解釋社會生活中的一切現象,人的意向、觀念和法律。』(22)佩弗建構的道德社會學、布坎南建構的馬克思正義理論、羅爾斯提出的正義原則、高茲首倡的生態正義,等等,他們試圖用社會正義來重構階級關系,忽略了社會發展中生產力的基礎作用,也掩蓋了階級社會中生產關系的對立。事實上,資本主義國家中的貧富分化和世界經濟格局中的南北對立,就赤裸裸地證明,階級社會中的公平正義的實現過程也就是消滅階級、消滅私有制的過程。

  第二,大多不提階級分析,瓦解無產階級的意志和力量。按照馬克思主義的無產階級革命理論,資本主義必然為社會主義所代替,但資本主義絕不可能主動消失,要由無產階級發動革命來實現。國外馬克思主義學者研究公平正義,大多只談社會改良,不提階級分析與階級斗爭;只談社會正義,不提社會革命;只提道德要求,不講社會變革。不管是基於立場還是自保,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學者們都沒有提出能夠觸動資本主義統治階級利益的、對普通群眾切實有利的方案。指望為資產階級代言的政府按照社會正義原則來治理社會,完全是癡人說夢。近年來,越來越多的資本主義實施更優厚的福利政策,也主要是出於贏得選票和鞏固統治的需要,而絕不是真正的公平正義。總之,當代資本主義公平正義理論,一方面為統治階級依靠福利制度來削弱階級對立、緩和矛盾提供了辯護說辭;另一方面,轉移了無產階級的注意力,消解了他們階級斗爭的意志,也瓦解了他們聯合起來革命的力量。

  第三,有的消解了馬克思的歷史唯物主義。馬克思的歷史唯物主義,立足於對社會歷史和現實的深入考察,在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的矛盾運動中去探求人類社會發展的歷史、現實和未來。馬克思認為,物質資料的生產和再生產是人類生存發展的基礎,也是包括社會道德和政治制度在內的上層建築的基礎。社會的根本變革,只能根植於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的矛盾運動。在階級對立沒有消除、共產主義沒有實現之前,人們的道德觀念也不會自然達到理想狀態。同一般的道德主要規范個人行為不同,公平正義更體現為一種政治原則,需要政權和制度來保障。脫離實際的生產生活和群眾的真實需求,空洞地、抽象地探討公平正義,是沒有任何現實意義的。此外,國外馬克思主義關於公平正義的不少研究成果,打著重構馬克思的公平正義思想的旗號,實際上肢解了馬克思的公平正義的科學理論,迷惑了馬克思主義的支持者。

  3.未能准確理解把握新中國公正事業的成就

  客觀地說,政治、經濟、文化以及社會等方面的差異導致中西方對公平正義的認識存在一定差異,本應無可厚非,而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學者對公平正義的探討本來就帶有抽象性與妥協性,但是他們具有根深蒂固的自我優越感,還戴著有色眼鏡看待中國公平正義的理論與實踐,也就不可能及時全面准確地理解和把握中國公平正義事業的新進展。

  第一,中國的公平正義事業取得了巨大的進步。新中國的成立實現了勞動群眾翻身做主的歷史性變革,社會主義制度的建立確立了完善公平正義的前提和基礎。社會主義的建設和改革,則通過不斷地提昇人民群眾經濟、政治、文化、社會和生態文明等物質和文化生活水平,實現了更大程度上的公平正義。積貧積弱不可能公平正義也不是公平正義,虛偽法權也不是公平正義。公平正義不能一蹴而就,既要立足國情把推動發展作為前提,又要同時注重公平正義讓人民群眾共享發展成果。『既要做大「蛋糕」,又要分好「蛋糕」。』21世紀以來,『我國經濟持續發展、民主不斷健全、文化日益繁榮、社會保持穩定……人民得到實惠更多』(23)。黨的十八大後提出的『四個全面』戰略布局和『五大發展理念』的思想就是對公平正義的更加實際的尊重和保障。因此,我們要在歷史進程中准確把握中國公平正義事業的發展進步,要在前進和發展中展望並努力實現更好的公平正義。

  第二,中國公平正義思想的理論創新。黨的十八大報告強調:『必須堅持維護社會公平正義。公平正義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內在要求。』(24)十八屆三中全會要求:『緊緊圍繞更好保障和改善民生、促進社會公平正義深化社會體制改革……確保社會既充滿活力又和諧有序。』(25)公平正義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社會的本質特征,其實現程度既要從發展的角度理解,又要從政策制度的設計上把握。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社會主義本質理論、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理論;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建立、非公有制經濟蓬勃發展環境的營造;從溫飽到全面小康的三步走戰略、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四個全面戰略布局、五位一體發展方略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創新和實踐創新,都是將馬克思主義公平正義思想與中國改革創新具體實踐相結合的產物。從『精准扶貧』的微觀設計,到『共同富裕』的長遠目標,無一不體現當代中國實實在在的公平正義。

  第三,有的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學者對中國具有誤解甚至曲解。中國公平正義的理論創新和實踐成就,是在以馬克思主義為根本指導的前提下,對馬克思公平正義思想的實踐、發展和創新,應當成為包括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者的理論來源和思想寶庫。只要認真到中國走走看看,就不可能看不到中國公平正義事業的巨大成就。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公平正義的學者,有的放大中國的城鄉差距與腐敗問題,有的否定中國公平正義事業在整體上、全局上的發展進步;有的雖然承認中國的發展成就和對世界的影響,但是將其簡單地、片面地歸結於市場經濟的功勞,有的否定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優越性。有的圍繞抽象的概念不斷地解構和重構,有的自詡為發展了馬克思主義,而事實上根本沒有達到馬克思的高度,不少學者甚至不敢堅持馬克思主義的革命立場,有的陷入了西方『普世價值』的陷阱,不深入群眾的生產生活實際調查研究,也不能站在人民群眾的立場提出行之有效的改革方案,因而他們的理論大多是脫離實際的書齋學問。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准。中國公平正義事業發展進步所取得的實踐成就,是一切從實際出發,對馬克思所開創的公平正義事業最實際的繼承和發展,我們有這個自信。面對有的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學者對馬克思公平正義思想的誤解甚至曲解,我們應當在『一體兩翼』(26)深化國外馬克思主義公平正義思想研究的基礎上,積極與其對話交流來回應之、反駁之。

  作者簡介:馮顏利,1963年生,中國社會科學院馬克思主義研究院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部主任,研究員,博士生導師。

  內容提要:公平正義是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學者共同關注的重要主題之一,也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本質屬性和重要價值。及時把握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中公平正義思想的新動態、新觀點和新方法,對發展21世紀中國馬克思主義具有重要啟發意義。立足於中國公平正義事業的理論創新和實踐創新,批判地吸收國外馬克思主義公平正義的合理內容,既能深化對馬克思主義理論的認識,提高鑒別和批判錯誤思潮的能力,增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理論、制度和文化等『四個自信』,又能汲取精華為我所用,助力中國公平正義事業向著更全面更實在的『看得見』的方向發展。

  原發信息:《國外社會科學》第20171期

  標題注釋: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點項目『新的歷史時期提高黨的建設科學化水平實證研究』(11AZD040)、國家社科基金重點項目『科學發展與社會和諧雙重視閾中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強國建設研究』(12AZD001)和中國社會科學院創新工程重點項目『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思想發展史』的階段性成果。

  注釋:

  ①《十八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中),中央文獻出版社,2016年6月,第151頁。

  ②中國古代影響最大的是性善論,但是荀子、墨子和法家則主張性惡論。

  ③西方佔統治地位的是性惡論,但是盧梭、康德則是性善論者。

  ④《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140頁。

  ⑤同上,第13頁。

  ⑥『蘇聯解體以來,俄羅斯男性人口的人均預期壽命減少了10歲。』參見朱玲:《蘇聯解體後誰安撫了俄羅斯》,《人民論壇》2006年第24期。

  ⑦習近平:《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人民出版社,2016年,第12頁。

  ⑧《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436頁。

  ⑨徐崇溫:《怎樣認識『西方馬克思主義』——兼談我國『西方馬克思主義』研究的緣起和論爭》,《北京日報》2015年1月19日。

  ⑩《列寧選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810頁。

  (11)馮顏利:《在合理借鑒中發展中國化馬克思主義》,《人民日報》2015年7月24日。

  (12)《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關於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意見〉》,《人民日報》2013年12月24日。

  (13)《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601頁。

  (14)王玉鵬、馮顏利:《馬克思與正義:國外學者觀點評析》,《中國人民大學學報》2012年第4期,第47頁。

  (15)《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1961年,第325頁。

  (16)《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379頁。

  (17)Allen W.Wood,The Marxian Critique of Justice,Philosophy and Public Affairs,Vol.1,No.3(Spring),1972,p.265.

  (18)[美]齊雅德·胡薩米:《馬克思論分配正義》,林進平譯,《馬克思主義與現實》2008年第5期,第15頁。

  (19)《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436頁。

  (20)同上,第19頁。

  (21)同上,第20頁。

  (22)《列寧選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91頁。

  (23)《十八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上),中央文獻出版社,2014年9月,第5?6頁。

  (24)《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文件匯編》,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13?14頁。

  (25)《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乾重大問題的決定》,人民出版社,2013年,第4頁。

  (26)馮顏利、張朋光:《『一體兩翼』:不斷深化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社會科學家》2014年第5期。

來源:安徽理論網編輯:周曉留
新聞熱點
>>點擊更多...
安徽理論網由安徽新媒體集團主辦,中安在線負責制作維護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