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線首頁|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您當前的位置 : 理論理論前沿

政治制度的競爭主要看三點

時間:2017-08-03 17:38:00

  一個文明型國家的崛起有其特別的規模效應,今天的中國事實上正在重新界定什麼是現代化,什麼是現代性,什麼是民主,什麼是良政

  2011年6月,也就是六年前的這個時候,美籍日裔學者福山先生與我進行了一場很有意義的辯論,這場辯論涉及了一系列最尖銳的政治問題,如民主還是專制、法治還是人治、壞皇帝問題以及小布什問題等。我覺得這個辯論的影響還會持續,因為它所涉及的問題還會長期地影響我們這個世界。

  回望我與福山的『五個預測』

  當時我們在五個大問題上做了某種預測,現在六年過去了,時間不算長,也不算短,讓我們做個『中期評估』吧。

  第一個預測是關於阿拉伯之春與中國的。大家知道阿拉伯之春是2010年12月爆發的,然後整個2011年,從突尼斯到埃及,再到敘利亞、利比亞、也門等等,席卷了整個中東北非。當時福山根據他的理論推導,認為中國也可能經歷阿拉伯之春,因為中產階級的崛起,必然尋求自由民主,這是不可阻擋的歷史潮流。我認為不可能,並以埃及為例,做了一些判斷預測:『現在叫中東的春天,我看不久就要變成中東的冬天。嚴格講那個地區還沒有成熟到中國的辛亥革命時期,所以路漫漫。出現什麼樣的問題、什麼樣的結局我們會看到的。』從現在看,孰對孰錯早已分明。

  第二個預測是關於美國的政治制度。其實福山到中國來,他的態度還比較謙虛,因為美國金融危機帶來了很殘酷的負面影響,所以他也知道美國民主制度出現了很多問題,但他還是堅持這是一個非常成熟的制度,可以糾正自己的問題。而我則認為美國的民主制度是前工業革命時期的產物,美國的政治改革比中國更為迫切。如果美國不進行實質性的政治改革,今後選出的總統可能還不如小布什。

  第三個預測涉及民粹主義在西方的興起。我看衰西方民主制度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它難以解決『低智商的民粹主義』問題。福山引用美國林肯總統的一句名言回答我的預測:『「一個人可以在部分時間欺騙部分人,但不可能在所有時間欺騙所有的人。」對於一個非常成熟的民主制度,人們有自由的言論權、評論權。從長期角度來說,人們最終還是會做出正確的抉擇。』我當時的回應是,『您可能太樂觀了,認為美國不會被民粹主義左右』。我也闡述了自己的理由:隨著新社交媒體的出現,民粹主義會越來越嚴重,這是一個大趨勢。

  第四個預測是關於歷史終結論本身。福山是『歷史終結論』的作者,我曾當面對他說:『我認為不是歷史的終結,而可能是歷史終結論的終結』。『一人一票』這種民主制度有幾個大問題實在是解決不了:第一,基本沒有『人纔』的觀念,治國誰都可以,只要是選上來的。第二,福利永遠只能往上走,下不來。第三,社會越來越難以整合,過去西方發達國家還可以整合,大家用票決制,你51%票,我49%票,51%票就贏。但美國社會現在是一個分裂的社會,投票輸的一方不認輸,繼續為難作梗。第四,低智商的民粹主義,不能為自己國家和社會的長遠利益進行考慮,連美國今天都面臨這樣一種危險。我預測西方今天這個民主模式可能只是人類歷史長河中的曇花一現。這個預測是否准確有待證明。

  第五個預測是關於全球化和現代化是否會導致文化趨同。福山與西方主流政治學者一樣,認為隨著全球化、自由化,世界各國的文化都會走向趨同,從生活習慣到對自由民主的追求都是這樣。而我認為全球化和現代化將更多地使不同的民族更為感受到自己文化的獨特之處。我當時是這樣說的:『現代化導致文化趨同,這是西方政治學的一個觀點。但從經驗角度來分析的話不一定靠得住。以中國為例,比如大家都以為中國人都在忙著現代化,忙著賺錢,突然前兩年一首歌叫《常回家看看》,大家都在裡面找到了感覺,這是非常具有中國文化傳統的歌,美國人是不會唱的。換句話說,不管現代化發展到什麼程度,一個民族的文化精髓,核心的東西是不會改變的,也不應該改變。』

  人類社會需要共同努力來解決世界面臨的巨大挑戰,西方的智慧確實不夠用了,東方的智慧應該作出自己的貢獻

  不久前我去德國講課,一個德國經濟學家跟我講了一段故事,說最近默克爾總理問他,為什麼德國沒有世界一流的經濟學家,沒有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德國的經濟學家說:總理呀,你不要擔心,有一流的經濟學家,就不會有一流的經濟了。換句話說是經濟學出了問題,出了很大的問題。在西方產生的社會科學中,我自己覺得經濟學可能是相對而言更接近一點真理的科學,因為它最接近自然科學,什麼都可以用數學模式來表示。坦率地講,我覺得西方延伸出很多的社會科學,如政治學,跟經濟學相比恐怕離真理更遠,所以我們要大膽地探索話語的創新,這點我跟福山教授是一樣的,他現在也在衝破傳統的西方政治學的范圍,從他最近的著作就可以看到,他是用人類學、社會學、經濟學、考古學等等綜合地來探討。我覺得這種努力很值得肯定,我也非常尊重,盡管一些觀點我不完全同意。

  我們確實是在質疑整個西方的話語體系,但是在這樣的努力中,我們並不是要證明我們怎麼好,西方怎麼差,也不是希望西方證明他怎麼好,我們怎麼差。我是覺得我們需要有一種人類社會的共同努力來解決現在世界面臨的巨大挑戰,從消除貧困問題,到文明衝突問題,到氣候變化問題,到城市化帶來的弊病等新的問題。西方的智慧確實不夠用了,東方的智慧應該作出自己的貢獻。

  我更看好中國模式,這是我有話語自信的原因

  我這番講話中有兩點,請大家特別注意。

  第一,中國文化是八大菜系文化,美國文化是麥當勞文化。麥當勞文化有其長處,如標准化制作、統一的中央廚房、明亮歡快的色彩等,但麥當勞文化就是麥當勞文化,它的深度、廣度和厚度是無法和八大菜系比擬的。中國是一個文明型國家,它是世界上連續時間最長的古老文明與一個超大型現代國家的結合。中國任何一個成功之處,包括中國模式的主要特點,後面都有數千年文化的積淀,同時又借鑒了其他文明的長處,所以它一定是超越西方模式的。一個文明型國家的崛起有其特別的規模效應,今天的中國事實上正在重新界定什麼是現代化,什麼是現代性,什麼是民主,什麼是良政。

  第二,福山先生認為現代政治秩序需要三個要素——國家、問責制和法治,我建議他再加上『某種智慧』。如果說今天他來問我,『某種智慧』指什麼,我大概會這樣說:在21世紀,政治制度競爭大概主要看這麼三點,這也是我對中國模式的一種總結:

  第一點看這個國家有沒有一個能夠代表人民整體利益的政治力量。如果這個國家有這樣的力量,勝出的可能就比較大,如果沒有,走衰的可能性就比較大。坦率地說,中國有,而美國已經沒有了。

  第二點看這個國家能否既發揮好市場的作用,也發揮好政府的作用,使市場的作用和政府的作用有機地結合起來,經濟纔能真正成功。單靠市場經濟,或單靠政府的作用,都無法真正成功。

  第三點看這個國家是否有足夠的整合能力和改革能力。在21世紀所面臨整合能力和改革能力的挑戰,沒有這樣的能力,社會將是分裂的,體制將是僵化的。世界各個國家都需要改革,而真正能夠推動改革的國家好像只有中國和為數不多的幾個國家。

  正是基於以上三點的比較,我更看好中國模式。

  (張維為,作者為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特聘教授)

中安在線官方微博,中安在線官方微信二維碼
來源:北京日報編輯:周曉留
相關新聞
新聞熱點
>>點擊更多...
安徽理論網由安徽新媒體集團主辦,中安在線負責制作維護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