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線首頁|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您當前的位置 : 理論文史哲教

王蒙:舊邦維新的文化自信

時間:2017-08-15 09:39:03

  編者按:近代以來,中國這個5000年文明古國,遭遇了『走向世界的挫折』,深陷過文化自卑。但中華兒女硬是在苦難中奮起拼搏,實現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歷史性飛躍,使今日之中國站在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全新起點上,也使我們更有理由重新審視我們的文化,更加堅定我們的自信。

  文化自信,是更基礎、更廣泛、更深厚的自信。這意味著我們需要更深層次的『心理建設』,需要更加清楚地認知我們的文化對人民幸福、社會進步、國家富強的重要價值。『周雖舊邦,其命維新』,充分而清醒的文化自信將支橕中華民族不斷煥發新活力、開闢新境界。

  文化自信:有底氣的文化綱略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同志提出了一系列關於文化建設的綱領性、戰略性命題,尤其是文化自信的提出,具有極大的重要性與啟示性,體現了理論堅定與文化勇氣,需要我們更多地學習與探討、發掘與切磋,需要我們沿著這個思路有所回顧,有所總結,有所分析,有所展開。

  毛澤東同志早就提出:『隨著經濟建設的高潮的到來,不可避免地將要出現一個文化建設的高潮。中國人被人認為不文明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我們將以一個具有高度文化的民族出現於世界。』鄧小平同志也強調:物質文明建設與精神文明建設『兩手抓,兩手都要硬』。現在,隨著中國的經濟發展與面貌一新,隨著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日益成為現實,也隨著人們的文化飢渴與精神急需,迫切需要中華文化煥發出新的生命力,實現更大的繁榮昌盛、轉化發展,實現國家民族人民精神資源的最大化,使我們的文化事業取得與中國的國力、歷史與國際地位更相稱的創造與成績。

  隨著以文化復興助推民族復興的方針的確立,以文化支橕國家民族強盛的思想的引領,制度為本、傳統為根、價值為魂的邏輯闡述,一系列文化建設的理論與實踐課題擺在我們面前。我們越來越體會到經濟富裕的可望可攀、國防強大的可喜可期,而文化的昌明進步、成果豐碩、可親可敬、可感可泣、直達人心,更是令有識之士壯心不已。

  中華民族玉汝於成,檢驗了中華文化的有效性

  何謂文化?廣義地說,文化就是人化,是人類的創造、經驗、成果積累的總和,而非自然原生態。文化說大也大,說小也小,小到看不見摸不著,大到無時無刻、無處不有。人類帶來的一切物質與精神成果,都是文化。我們關切的一切,包括科學技術的發展、全面小康的實現、世道人心的優化,產品質量的完美,國際形象的塑造,無不期待著文化的培育與充實。馬克思認為文化是『自然的人化』和『人的本質力量對象化』。中國傳統的說法是『以文化人』,強調聖人以其先知先覺所言所行教化百姓,為民立極。毛澤東強調的是卑賤者最聰明,高貴者最愚蠢,『人民,只有人民,纔是創造世界歷史的動力。』

  文化的價值在於它的有效性,即一種文化能夠吸引凝聚人民,被長期廣泛接受,並為接受此種文化的群體與個體提供更好的生活質量,提供更好的人與社會關系,提供人類和平與進步的前景,提供發展的成果與動力;同時又能提供逢凶化吉、遇難成祥的應變、糾錯與自我更新能力。中華文化歷久彌新,百折不撓,艱難困苦,玉汝於成。珍惜與自信這樣一個文化傳統,對中國、對世界,對今天與未來都有巨大的意義。

  我們說『文化是民族的血脈,是人民的精神家園』,是因為中華文化從思想方法到日常生活,無所不包。同時它的基本精神、基本價值認同與思想方法、生活方式、風度韻味又是相當恆久的,自成體系的,經得起考驗的。有過這樣的事情,一位中國學者在境外大講中華文化博大精深,外國聽眾請他講講如何博大精深法,我們的教授則以『因為博大精深所以不可說』而最終沒說出所以然。這樣的做法恐怕是不行的。因為博大,它有恆久的精神、思路、風度與發展空間。中華文化忠奸分野的觀念,德纔兼備以德為先的觀念,滄桑盛衰聚散有常的觀念,得民心得天下的觀念,以及善有善報、和為貴、多行不義必自斃的信念等至今活在中國人民的心裡。近百年來中國經受了前所未有的歷史風雨,終能做出正確抉擇,取得一個又一個令世界矚目的可貴進展,往往是由於中華傳統文化在其中起著深層作用。當然,傳統文化曾經由於它落後於時代的種種『罪狀』拖過前進的後腿,嚴重地苦惱過我們,最終卻證明了它完全可以與時俱進,發展轉化,幫助也護佑中華民族知難而進,迎頭趕上。

  應該看到,古老中華是以文化立國的。可能我們是太認定自己文化的優勝性了,我們並不過分著眼於族裔之分與強力之用。同時,我們的文化富有此岸性、積極性、精英性、美善性與親民性,我們追求的是自強不息、厚德載物、經世致用。因此之故,在最危難的際遇下,我們沒有失陷於虛無主義、神秘主義、消極頹廢、悲觀厭世。

  中華文化為政以德、修齊治平思想,性善論、天良論、良知良能論思想,形成了一種循環認同,具有從一而定、定之於一、一以貫之的特色。『道之以政,齊之以刑』不若『道之以德,齊之以禮』的思想與『聖人無常心,以百姓之心為心』的思想,使天命、人性、民心、道德、禮義、王道、仁政、世道串聯合一,乃是文化立國同時並不否定權與法、兵與政作用的綱領宣示。『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互為因果的說法,說明中華文化把政治、哲學、道德倫理、終極信仰、唯物與唯心全部打通。個人與群體、家與國、天與人、慎終追遠與薪盡火傳、自強不息與無可無不可、一的一切與一切的一、變與不變、混沌與清明……所有這些『渾一』,精神自足,顛撲不破。

  中華文化更是早就認識到了過猶不及,不為已甚,物極必反,否極泰來,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的法則,這也正是自信法則,它同時進一步定下了反對極端、分裂、恐怖的中庸理性基調。中華文化一方面強調『殺身成仁』『捨生取義』『知其不可而為之』,同時又強調『以柔克剛』『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民間的說法則是『識時務者為俊傑』,即是審時度勢、靈活應變、善用謀略,給人以足夠的適應能力與選擇空間。

  中華文化的這些基本觀念,恰恰就體現了『自信』二字,是對道德與禮法的自信;是對人性、人心、人文、人道的自信;是對天道、天命、天地、民心即天心的自信;也正是古代中華傳承至今,飽經風雨雷電,雖乃舊邦、其命維新的自信。自古而今,我們與野蠻自信、愚昧自信、暴力自信、迷信自信、金錢自信、神權自信、種姓自信等等進行過斗爭,最終,我們選擇了文化自信!

  中華風度令人迷醉,是我們眷戀的精神家園

  中華藝文提倡『道法自然』『造化為師』『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講究風骨、氣韻、境界、器識,並將這些美學原則寄托於生活領域的各個方面。中華文化還得益於漢語漢字的形象性、綜合性與渾一性,有它特殊的感染力、表情性與微妙性。中原文化的優勝與各兄弟民族文化的多元,推動中華文化不斷擴容、融和出新、綿延不絕。

  中華文化形成了中華風度。『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氣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相處之道,『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使命擔當,高瞻遠矚,凜然大義,塑造了一代代中華民族脊梁。與此同時,中華精英也有自己獨特的生活方式,『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邦有道則知,邦無道則愚』,動靜咸宜,剛柔相濟,儒道互補,樂山樂水,陰陽五行,琴棋書畫,詩書禮樂,入山出山,方圓內外,大智大勇,素心內斂,進退有道,道通為一。

  還有中華詩詞、中華書畫、中華戲曲、中華故事、中華園林、中華功夫、中華烹調、中華工藝、中華文物……這些祖宗留下的文化瑰寶,樂生惜生,代代相傳,共同延續著中華價值觀和中華智美,也為當代生活帶來快樂,帶來趣味。它們是中國人賴以安身立命的氛圍與自珍自賞的美好心願的對象化、具體化,也是中華文化與世界對話的特有媒介。中華文化為世界文化的豐富貢獻了重要一極,它的魅力令人迷醉。

  有一年筆者在河南開封清明上河園的晚會上,聽到合唱曲以辛棄疾的《青玉案·元夕》為歌詞:『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在那樣的場合,想起歷史上有過的繁榮與美好,感動得熱淚盈眶。筆者著文稱:『哪怕僅僅為了欣賞辛棄疾的詩詞,下一輩子,下下輩子,仍然要做中國人。』此話引來不少讀者共鳴,說讀得涕淚交加,此之謂『精神家園』是也。

  反省、革新與開放,正是傳統文化生命力所在

  『周雖舊邦,其命維新』,這樣的詩句端莊誠摯、循舊圖新。中華文化是歷史悠久的文化,也是飽經懮患的文化。我們經歷了輝煌與艱難、停滯與突破、困惑與焦慮、危機與轉機、紛紜與沈淀。尤其是中晚清以降,古老的中華遭遇了日新月異的西方工業文明,受到了嚴重的挑戰與欺辱,付出了沈重的代價,也獲得了醍醐灌頂的洗禮,終於由中國共產黨帶領人民找到了快速發展、通向現代化,同時符合國情、維護傳統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道路。

  是的,中華傳統文化也有明顯的不足、短板。不管多麼好的文化傳統,都怕陳陳相因。文化的多重性與復雜性使當下某些文化人對『文化自信』的提法感到困惑。他們非常了解歷史上中國文人老生常談的可悲。『魯叟談五經,白發死章句。問以經濟策,茫如墜煙霧。』李白諷刺的讀死書無用文人不在少數;『尋章摘句老雕蟲……文章何處哭秋風?』李賀也為呆板的學風感到悲哀。原地踏步就必然會出現老化、僵化、醬缸化腐變,早在唐代,天纔詩人們已經痛感到這個問題。元明以後,中國勢頭明顯不濟。到清代《紅樓夢》中記載的榮寧二府的狀況,暴露了其時中華主流文化已經捉襟見肘,難以應對多方危難。可以說《紅樓夢》正是中華封建社會走向沒落、孔孟主流文化出現危機的一個縮影。而到了1840年的鴉片戰爭,面對列強,中華文化現出了全面深重的焦慮感與危機感。清末民初的文化大家王國維自沈,啟蒙思想家嚴復也終入保皇一黨,吸食鴉片而死,顯現了文化危機的嚴重性。除了更新、革命、天翻地覆慨而慷,中華文化幾乎已經無路可走,這纔有了新文化運動對中華傳統文化的反思與批判,與各種境外思潮特別是馬克思主義的引進。只有不可救藥的糊涂人纔會在強調繼承弘揚傳統的時候反過來否定革命與新文化運動的狂飆突進。

  新中國成立以後,新潮湧動,百廢待興,我們的文化生活仍然經歷了曲折與艱難。終於在今天,我們獲得了重提文化自信、繼承弘揚優秀傳統文化、實現轉化與發展的空前歷史機遇。

  我們背靠的傳統,曾經被激烈地批判和反思。那麼,我們為什麼還要強調以它為基礎的文化自信?

  這是因為,我們今天所說的中華傳統文化,是一個龐大的體系,既有孔孟提出後被官方提倡的修齊治平、忠勇仁義;也有替天行道、造反有理,『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的激越拼搏;還有『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人之道,損不足以奉有餘』的對階級剝削壓迫的指責。而這後者,正是馬克思主義能夠在中國的山溝裡成長壯大起來的理據。

  我們更有新文化運動時以魯迅為代表的反思批判文化,那是知恥近乎勇的傳統,是海納百川的傳統,是苟日新、又日新、日日新的傳統。

  也正是五四運動與20世紀中國志士與人民的呼風喚雨、倒海移山,表現了中華文化『喑嗚則山岳崩頹,叱吒則風雲變色』雷霆萬鈞的革命性一面,使中華傳統文化經受了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激揚歷練,使中華傳統文化得以挽救,得以激活。

  還有以井岡山、長征、延安為代表的革命文化傳統,也是浸潤著中國傳統文化發展起來的。毛澤東思想是馬克思主義普遍真理與中國革命具體實際結合的產物,這個中國革命的具體實際,就包含著中華傳統文化的許多方面。比如毛澤東提出的為人民服務、實事求是、愚公移山、以少勝多、出奇制勝、統一戰線、批評與自我批評、支部建在連上,一直到『深挖洞、廣積糧、不稱霸』,無不閃耀著傳統文化的光輝。

  我們還有以鄧小平為代表的改革開放、通向社會主義現代化的正在完善成熟起來的傳統:面向世界、面向未來、面向現代化,全面准確理解毛澤東思想,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准,發展纔是硬道理,摸著石頭過河,一國兩制……這些思想都帶有中華文化特色的智慧與品質,是將中國帶進全新的歷史時期的精神指南。

  百多年來,尤其是改革開放30多年來,中國各界優秀人士、文化精英與廣大民眾,前僕後繼,以極大的緊迫感奮斗圖強,力求補上科學技術、大工業制造、國防自衛、市場經濟、民主法制、改革開放的課,追上全面現代化、全面小康、全面富國富民的世界步伐。這種不甘落後的奮斗熱潮也使中華傳統文化有了勃勃進取的空前擴容和發展創新。

  中華文化的生命力不僅在於它的古色古香、奇葩異彩、自成經緯,更在於它生生不息的活力,它的反思能力,它在多災多難中鍛煉出來的應變調適能力,它的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內自省精神,它的水滴石穿的堅韌性,它的接納與深思的求變精神,還有它屢敗屢戰、永不言敗、『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精神。

  敢於從善如流,敢於走自己的路

  有人問,百年來,衣食住行、生產生活、科學技術、名詞觀念,我們吸取了那麼多外來文化,中國人是不是已經『他信』勝過『自信』了呢?

  文化不是物資也不是貨幣,它是智慧更是品質,是精神能力也是精神定力,它不是花一個少一個,而是越用越發達,越用越有生命力,越用越本土化、時代化、大眾化。它有堅守的一面,更有學習發展進步的一面,學習是選擇、汲取與消化,不是照搬和全盤接受,『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誰學到手就為誰所用,也就歸誰所有,舊有體系就必然隨之調整變化,日益得心應手。

  文化也不是壟斷性山寨性的土特產,它既有地域性,更有超越性與普適性。任何一種文化都無須追求來源的單一、唯一、純粹。如果用產地定義文化傳統與文化內涵,國人吃的小麥、玉米、菠菜、土豆……最初都是舶來品,連中餐都不是絕對的『中』了。再看日本,先學中國,後學歐美,已經大大發展了日本文化。美國更是移民國家,文化土產有限,但絕不能說美國沒有自己的文化。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古為今用、洋為中用,這樣的態度正是中華文化歷久不衰的原因所在。

  20世紀七八十年代,當時各社會主義國家都掀起改革浪潮,但是那些了解中國的西方政要和學者,如撒切爾夫人、布熱津斯基等,唯獨看好中國的改革;未來學家阿爾文·托夫勒更是直言:中國可以實現跨越,『我相信中國正在向著成為21世紀第一流的國家穩步前進。』他們贊賞中國文化獨特的包容與應變康復能力。他們從以鄧小平為代表的中國領導人身上,看到了堅韌靈活,看到了既獨立又開放,善於以退為進、轉敗為勝。果然,中國的改革開放沒有走蘇聯和東歐國家的亡黨亡國之路,沒有辜負革命的先輩與國人的希望,也沒有辜負國際人士的高看,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我們自己就更沒有理由反過來嘲笑我們百餘年來東奔西闖、披肝瀝膽、改革開放、舊邦維新、發展變化的大手筆了!

  文化一經吸收采用,必然與本土文化結合。馬克思主義到了中國,發展成為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習近平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它們當然是中華文化而不可能是什麼其他文化。孔子早就明白:『三人行,必有我師』『十室之邑,必有忠信』,甚至孔子宣告,他與伯夷、叔齊、柳下惠、少連等不同,叫做『我則異於是,無可無不可』,而孟子乾脆明確孔子是『集大成』者,是『聖之時者』,說明聖者也要追求現代化、當代化。

  我們主張文化自信,不是說只有中華文化是優秀的。《禮記》早就告訴我們:『學然後知不足。』《尚書》的說法是:『滿招損,謙受益,時乃天道。』我們從不認為自身足夠完滿。我們對全球各國各地的文化必須是『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與共,天下大同』。但我們必須重視、珍惜中華文化長久而又豐富的歷史存在,重視它為我們當代快速發展所奠定的基礎。越是經濟全球化,越是西歐、北美取得了人類文化某些優勢甚至主流地位,我們越要加倍珍惜自己的文化成果,越要思考為何或異其趣的中華文化對人類發展的參照作用越來越大。我常說,拒絕現代化,就是自絕於地球;而拒絕傳統,就是自絕於中華本土,自絕於中國國情,自絕於中國人民,自絕於更有作為的可能。

  是傳統的復興,又是全新的開闢

  強調文化自信,我們不應忘記,中國目前興起的『傳統文化熱』,不是漢唐明清人在講文化自信,而是21世紀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講文化自信;不是孔孟,也不是秦皇、漢武、康熙、光緒講文化自信,而是中國共產黨人講文化自信;不是在甲午海戰、北洋水師全軍覆沒或者庚子事變、慈禧太後西逃時的胡言亂語,而是在歷盡艱難、中國終於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成為世界經濟發展引擎、致力於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提出『一帶一路』倡議的新形勢下的堅定認知。我們的文化自信,包括了對自己文化更新轉化、對外來文化吸收消化的能力,包括了適應全球化大勢、進行最佳選擇與為我所用、不忘初心又謀求發展的能力。我們的文化傳統是活的傳統,是與現代世界接軌的傳統,是以天下為己任的傳統,是歷久彌新、不信邪、敢走自己的路的傳統。我們絕不妄自尊大,更無需自我較勁、妄自菲薄。

  還有一種說法,認為文化是有機整體,所以取其精華去其糟粕是難以做到的。這種說法不無道理,但卻過於悲觀。毛澤東同志強調對傳統文化要剔除其封建性的糟粕,吸收其民主性的精華,習近平同志多次強調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與創新性發展。那麼,如何判斷傳統文化中的精華和糟粕?要點有三:一看是否有利於人的發展、社會的發展;二看是否有利於社會和諧穩定,三看是否符合人類文明共識。例如『二十四孝』,在今天絕對不可以不加區別地宣揚,『埋兒奉母』,發生在今天不是『孝』,而是刑事犯罪。除了這些明顯的封建糟粕,還有一些借傳統文化熱而借屍還魂的落後的習慣和意識,這些都應被我們視為糟粕而加以摒棄。

  近百餘年來,中國志士仁人無日不在為使傳統走出窠臼而苦斗,中國共產黨人也一直在探索一條以傳統為基石、以中華復興為目標的道路。『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既是傳統的復興,又是全新的開闢。這就叫繼承弘揚,同時這就叫創新發展。

  文化建設有它的復雜性、細致性與長期性,不能簡單化、片面化,更不能急躁突進。現在我們還存在著將傳統文化的弘揚形式化、皮毛化、消費化、口號化、表演化、煽情化、賣點化、圈地化、搶灘化的苗頭。在文化自信問題上,傳統與現代、普及與提高、學習與消化、嘆賞與揚棄、繼承與發展,須相得益彰、互補互證、不可偏廢。我們期待的是更多的針對文化課題的認真分析、討論、推敲,期待從家庭教育、學校教育、社會教育等各個方面入手,把文化自信與提高我們的文化學養結合起來。

  我希望當今有識之士共議文化,弄清中華傳統文化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的基本思路與基本取向,弄通中華智慧與中華謀略的特色,打通傳統文化與五四新文化,與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習近平治國理政思想的關系,還要結合實際工作,結合教育事業,更上一層樓,提昇我們的文化事業與文化生活水准,提昇我們的理論思考分析辨別能力,使我們的文化生產、文化消費、文化積淀、文化品格、文化精神不但得到推動與鼓舞,更得到豐富與提昇,從而讓我們文質彬彬,從容自信!

  (王蒙,作者為文化部原部長、作家)

中安在線官方微博,中安在線官方微信二維碼
來源:人民日報編輯:周曉留
相關新聞
新聞熱點
>>點擊更多...
安徽理論網由安徽新媒體集團主辦,中安在線負責制作維護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