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線首頁|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您當前的位置 : 理論文史哲教

當代西方馬克思主義研究的『三重回歸』

時間:2017-08-23 08:27:23

  進入21世紀以來,當代西方馬克思主義研究呈現出諸多『回歸』現象:在新的現實基礎上重新回歸列寧、重新回歸馬爾庫塞、重新回歸斯賓諾莎,特別引人關注的是重新回歸經典馬克思主義。當代西方馬克思主義諸如此類重新『回歸經典』的現象,具有重要的思想史意義。更重要的是,當代西方馬克思主義圍繞幾個基礎理論問題出現的『三重回歸』,打破了西方馬克思主義『碎片化』積習,初步展現了一種系統研究意義。

  辯證唯物主義回歸

  斯大林通過的『蘇聯教科書』把馬克思主義哲學定義為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一度導致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二分格局。為了避免割裂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統一性而陷於形而上學,1923年匈牙利學者盧卡奇的《歷史和階級意識》曾經將辯證唯物主義生硬地納入到歷史唯物主義的框架,一度受到許多西方馬克思主義者的追捧。結果導致辯證唯物主義包括『三大規律』,長期淹沒,或者說消逝在西方馬克思主義的歷史唯物主義之外。

  當代西方馬克思主義在認識論上重新回歸辯證唯物主義,重新提出了被斯大林通過的『蘇聯教科書』強行分割的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問題,力圖以『回歸的』辯證唯物主義來包容歷史唯物主義。這種『回歸的』辯證唯物主義並不是簡單地向『蘇聯教科書』中帶有三大規律的辯證唯物主義的回歸,而是致力於從『唯物的』根基處來重新思考辯證唯物主義。最典型代表作就是法國學者阿蘭·巴迪歐的《論辯證唯物主義的(再)開始》,重新提出了與盧卡奇完全相反的結論。巴迪歐並不是否定歷史唯物主義的科學性,而是認為歷史唯物主義的科學性恰恰是辯證唯物主義所賦予的。

  2014年斯洛文尼亞學者齊澤克在《絕對反衝:走向辯證唯物主義的新根基》一書中,並不像盧卡奇那樣用歷史唯物主義來涵蓋辯證唯物主義,也不像巴迪歐那樣在辯證唯物主義的基礎上來思考歷史唯物主義,而認為歷史唯物主義和辯證唯物主義就是一個東西。

  巴迪歐、齊澤克以及梅亞蘇倡導的辯證唯物主義的復興,突破以往辯證唯物主義過於從必然性歷史規律角度來看待共產主義的局限。實際上,這正是在回歸經典馬克思主義的基礎上,對馬克思的唯物主義所作的重新闡釋。

  新政治經濟學批判回歸

  早在2001年,美國學者麥克爾·哈特和意大利學者安東尼奧·奈格裡在其合著的《帝國——全球化的政治秩序》中就提出:『帝國正在我們的眼前出現。』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一些新馬克思主義研究者重讀《資本論》和《共產黨宣言》,力圖以新帝國主義批判為研究視角回歸新政治經濟學批判,還探討了各種社會主義改革問題及其解決方案。

  在哈特和奈格裡看來,當代資本主義帝國的擴張已經超越了傳統的做法,並不是對非帝國范圍的簡單蠶食和外在擴張。盡管他們對帝國的批判使用的仍然是馬克思的政治經濟學批判話語,但是對如何走出當代資本主義帝國的藩籬,實現未來社會理想,他們卻創新了一個相當抽象的『共有』(Common)概念,並把『共有』作為未來生產根基。

  當代西方馬克思主義重新開始思考馬克思的政治經濟學批判,實質上所針對的就是當代資本主義存在的矛盾,在具體層面上剖析資本主義的現實,並探索可能的社會主義出路。

  在當代西方馬克思主義的新政治經濟學批判中,法國經濟學家、思想家皮凱蒂頗有影響,他所著的熱門書《21世紀資本論》,通過對當代資本主義的具體表象批判,得出了本質上與馬克思類似的結論。在批判方法上,皮凱蒂的方法雖然與馬克思對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和生產關系的剖析不盡一致,但是皮凱蒂使用的財富分配不平等分析,是從歷史而不是從所謂『純粹的科學』來思考當代的經濟學。盡管皮凱蒂最後的結論將全球階級分化和不平等問題歸結為不均衡的分配,不如馬克思歸結為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內在矛盾的結論那樣深刻。但是,皮凱蒂的財富分配不平等分析的話語表達更容易為大眾所接受,這已經代表全球金融危機之後西方馬克思主義的『最新表達式』。這種『最新表達式』激發越來越多的思想家開始關注資本主義經濟本身造成的政治不平等問題,這是一種馬克思主義新政治經濟學批判。

  新共產主義理想回歸

  西方馬克思主義從經典西方馬克思主義的文化哲學轉向當代西方馬克思主義生命政治學批判——力圖建立一種新的共產主義概念,來解決作為個體進入共產主義社會的合法性的問題。

  當代西方馬克思主義生命政治學批判起源於法國學者福軻的《必須保衛社會》《安全、領土和人口》和《生命政治的誕生》。福軻主要是從規訓與懲罰的微觀視角研究『使人活和讓人死』的安全機制和權力治理問題。當代學者哈特和奈格裡、阿甘本、艾斯波西和當娜·哈拉維等人把身體政治、文化、權利和權力納入生命政治學研究,提出了生命政治學批判視野下的共產主義理論新思考,說明共產主義在今天並未過時,共產主義的根基實質上是共同性,一種不基於血緣關系和家族關系乃至宗教關系所建立起來的具有普適性的『自由人聯合的』共同體。新自由主義就是一種現代生命政治,在資本主義社會中最根本的社會關系就是以僱傭勞動為中心的社會生產關系和以貨幣為中心的社會交換關系。在這兩種關系環境裡,現代生命政治生產是出於自利算計的自由個體,妨礙形成『自由人聯合的』共同體。所以,實現共產主義一方面需要以政治經濟學批判為基礎對社會關系進行革命和改造;另一方面需要以生命政治學批判為基礎對『理性經濟人』的所謂自由個體進行革命和改造。前者為實現共產主義創造現實的客觀條件;後者為實現共產主義創造現實的主觀條件,即主體條件。

  但遺憾的是美國學者唐娜·哈拉維的『技科學』的主體還是無法超越客觀視角,對科學給予太多信任和倚賴,使得『技科學』變成新的宗教,科幻小說成了新的宇宙論。合著《帝國——全球化的政治秩序》的哈特和奈格裡誤讀了福軻生命政治學批判的內涵,提出『非物質勞動理論』,誤以為當下資本主義生產的生命政治學直接締造了通往共產主義的康莊大道。實際上當代資本主義不僅生產出了現代聯合,也在互聯網勞動新的疏離化過程中生產出了新的後現代隔離。結果意大利思想家吉奧喬·阿甘本認為『上帝沒有死,他化身為金錢』,提出了末世論方案,寄希望於集體性自發地對生命政治生產進行超越。

  具有創新意義的是斯洛文尼亞的齊澤克、法國的巴迪歐這些當代學界著名的西方馬克思主義理論家,他們對當代資本主義表現出不妥協的反叛姿態,在當代新的時代背景下,為探索共產主義理論提供了哲學辯證法。他們認為新的共產主義需要新的合體(Cooperation),這也是馬克思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中反復強調需要聯合起來的而不是孤立的個體成為共產主義的主體。這個『合體』之主體實質上就是『新人』。這種共產主義『新人』的誕生需要我們基於生命政治學批判,對於資產階級的孤立的被還原為原子化的個體形式進行徹底的批判。新主體或者說『新人』需要一種新的生活形式和新的道路,這是我們通往未來共產主義社會一種可能的道路。

  (陳冬生,作者為中共中央黨校馬克思主義學院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教研室主任、教授)

  【注:本文系中共中央黨校重點課題『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建設研究』(項目編號:DXZD201301)階段性研究成果】

  【參考文獻】

  ①《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

  ②[美]哈特、[意]奈格裡著,楊建國、范一亭譯:《帝國——全球化的政治秩序》,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2008年。

  ③[法]托馬斯·皮凱蒂著、巴曙松等譯:《21世紀資本論》,北京:中信出版社,2014年。

中安在線官方微博,中安在線官方微信二維碼
來源:人民論壇編輯:周曉留
相關新聞
新聞熱點
>>點擊更多...
安徽理論網由安徽新媒體集團主辦,中安在線負責制作維護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