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線首頁|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您當前的位置 : 理論文史哲教

要有『解釋中國』的自信

時間:2017-08-24 08:30:23

  今天,一個40年前進入北大校門的學子,能夠回到母校,代表校友祝賀40年後畢業的北大研究生,真是既高興又榮幸。

  記得40年前的冬天,好像那天是正月十五,我在貴州苗族山區的一個小縣城,突然收到印有『北京大學』四個紅字的牛皮紙信袋。我知道那是錄取通知書,便沒有拆開,而是跑回家拿給母親。向來喜怒不形於色的她拆開信封剛看一眼,就高聲大笑,然後轉過頭去,不讓我們看到她淚流滿面。

  現在想起來真是傷感。我母親曾經是參加過全國群英會的模范教師,可那個時候,她的兒子已經28歲,和你們現在博士畢業的年齡差不多,已經『輟學』十幾年。從1966年初中畢業起,我在縣城的街上無所事事地游蕩,接著下鄉插隊在苗寨做過瓦匠,為了生計還在貓洞裡挖過煤,沒有飯吃的時候甚至在集市上賣過柴。

  北大的這份錄取通知書,從此改變了我的命運。可是,在這個典禮上,我要說的,跨進北大之門,不僅是我個人人生的改變,跨入學術世界,也給我們身上壓了一個沈甸甸的學術責任。

  北大是一所特殊的大學。在它的傳統中,除了五四以來,提倡民主、科學、自由的精神,還有一種學術上的追求和責任,不僅要有自由和開放,而且要有嚴謹和規范,要有非常高的標准和理想。北大之所以是北大,是因為它裡面臥虎藏龍。如果你不借這個『水漲船高』的機會,擴充知識、提昇境界、思考問題,就沒法在國際學界『華山論劍』。

  坦率地說,中國在自然科學上能夠造福全人類的成果還不多,在社會科學上能被世界普遍運用的典范、理論和方法仍偏少,在人文學術領域中能引起國際廣泛討論的話題也比較缺乏,甚至在『誰來解釋中國』和『如何解釋中國』的問題上,我們也沒有十足的自信。所以,我一直在說,好的大學不可有精英的傲慢,但要有精英的意識;好的學者不能自視為天下第一,卻應有爭天下第一的雄心。

  當然,『學問上是沒有止境的,如果得到了止境就等於自己的墮落』。在學術研究這一行,比的常常是馬拉松,而不是百米短跑,不能堅持就沒有收獲。同時,千萬不要自我滿足,更別僅僅滿足於科學引文索引收錄的文章數量,錯把平庸的小土坡當作『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的泰山。在學問的追求上,要始終知道『天外有天』。

  在通向未來的路上,可能會有好多好多困難。武俠小說裡面常說『未料勝,先料敗』。外面的世界,雖然很精彩,充滿無限的可能性,但也有疾風暴雨、暗礁險灘。你不能不睜大眼睛枕戈待旦。特別是,這個時代還有一些讓人困惑的地方。無論是個人、國家還是世界,好像都處在變動之中,未來都還有些混沌不明,往前走的路還很崎嶇,需要艱難地摸索。

  這個世界會好嗎?現在,這個問題應該交由你們來回答了。你們還年輕,有足夠的時間和智慧。真心希望,你們會給我們一個光明的答案。

  (葛兆光,作者為復旦大學教授。本文系2017年7月在北京大學研究生畢業典禮上的致辭,刊登時有所刪節)

中安在線官方微博,中安在線官方微信二維碼
來源:解放日報編輯:周曉留
相關新聞
新聞熱點
>>點擊更多...
安徽理論網由安徽新媒體集團主辦,中安在線負責制作維護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