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線首頁|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您當前的位置 : 理論理論前沿

不以公事而售私恩——公與私的歷史鏡鑒

時間:2018-03-29 08:31:04

  處在公權力崗位上,不順手牽羊、趁便撈點好處,如果沒有一點覺悟和境界,是很難的。只有那些有風骨的人,纔能把公與私分得清,絕不會佔公家便宜,以公權謀取私利。一些有境界的古人,在這方面甚至能做到極致。

  春秋時期,晉國大夫范鞅殺了意圖謀害自己的羊舌虎(一說是范鞅誣陷),又囚禁了羊舌虎的哥哥叔向(『叔向』其實是他的字,他原本名叫羊舌肸,是晉國大夫,與鄭國的子產、齊國的晏嬰齊名)。這時,樂王鮒來見叔向,就說會在范鞅面前為他求情。可是叔向卻不領情,沒理會,樂王鮒走時也不拜謝。在今天一些人看來,這簡直是不通人情,即便內心知道人家只是口頭說說,你虛應一下也不為過。當時,他的哥哥羊舌赤等就埋怨叔向。叔向便說,真正能救自己的只有祁奚祁大夫。眾人不解,叔向說,樂王鮒是順從君主的人,哪裡能行呢?祁大夫『外舉不棄仇,內舉不失親』,為人正直,怎麼會唯獨不救我呢?

  結果真如叔向所料,樂王鮒見了晉平公,反而說了叔向壞話。自古而今,如樂王鮒般奸滑的小人真是不絕如縷。倒是祁奚聽說他被囚禁,雖然已經告老還鄉了,但還是趕回來見范鞅。引經據典說了一番話,終於說動了范鞅,和他一起去見晉平公,赦免了叔向。

  在今天人們想來,這之後定是祁奚來見叔向,對其大加勉勵,叮囑他出來了要好好乾,順便接受叔向的謝恩,而叔向定是對祁奚感恩戴德,叩謝不已。然而,什麼事也沒發生。完事後,祁奚不去見叔向就回家了,而叔向也沒有向祁奚道謝就直接上朝去了。顯然,叔向深知祁奚的秉性為人。他救自己,是為江山社稷,不為私人情義,根本用不著謝恩私門。這就是士人之間的相知。

  一些人可能會認為,這倆人都太耿直太傻了。對於叔向來說,於私,人家救了你的命;於公,祁奚為國家挽救了棟梁,所以感謝一下祁奚也不為過,正好可以去聯絡一下感情。這都不去當面感恩,讓好人以後怎麼當呢?對於祁奚來說,正好可以借為公辦事而兜售私恩,培養圈子,涵養人脈,此時不為何時為?順理成章地就把人拉到自己這一邊了。

  這樣的邏輯和觀念,有的人會覺得理所當然。事實上,在形形色色的假公濟私中,借辦公事而售私恩最為常見。比如當權者明明是為公辦事,卻非要搞成是因為你纔辦這事,所以你要謝他的恩。遺憾的是,在不少人的潛意識裡,對此並不以為意。其實,用現在的流行詞來說,這就是『灰犀牛』事件,人們習以為常,視而不見,及至成禍,卻已晚了。今天『圈子文化』之所以根深蒂固,其內在機理正在於此。一些人搞山頭主義、拉幫結派、團團伙伙、任人唯親、排斥異己,趁的正是辦公事的便利,兜售的則是私人的恩典,甚至打著為公旗號辦著私事。

  其中尤為突出的,就是在用人上搞『拜官公朝,謝恩私門』那一套。一方把對組織的感恩變成了對個人的感恩,一方則把黨的乾部變成自己的『家臣』,結果就是相互『投桃報李』,導致政治生態污濁,惡性循環成『圈子文化』。倘若官場此風盛行,事業怎麼能興旺發達起來呢?

  事實上,在古代那些有境界的士大夫身上,內心裡都有一道公與私的界限。公就是公,私就是私,絕不相混,更不會假公濟私。特別是在用人問題上,他們為後人樹立了一個鮮明的標杆。

  據《晉書》載,西晉開國元勛羊祜,任職歷魏晉二朝,『其嘉謀讜議,皆焚其草,故世莫聞。凡所進達,人皆不知所由』,就是他所舉薦的人,都不知是誰舉薦的。當然,《三國演義》裡說他舉薦人纔又自焚奏稿,應該是據此推演的,焚稿主要是指他獻的好計謀和正直的言論而言。後來,有人就說他『慎密太過』,用今天的話來說,就是你這樣太過謹慎沒必要嘛,讓人知道是你推薦的也沒什麼嘛。羊祜卻說:『不能舉賢取異,豈得不愧知人之難哉!且拜爵公朝,謝恩私門,吾所不取。』所以,其心心念念的,還是舉薦人纔的職責,而不是為了讓人纔私下謝恩自己。

  和羊祜相似的還有宋朝宰相范純仁。據《宋史》記載:『純仁凡薦引人材,必以天下公議,其人不知自純仁所出。』和羊祜一樣,被引薦的人纔也都不知道是誰舉薦的。有人就問他:『為宰相,豈可不牢籠天下士,使知出於門下?』這意思很明顯,就是應該借此拉攏人纔到自己門下。而范純仁回答得剛正:『但朝廷進用不失正人,何必知出於我邪?』說白了,就是為國選纔,誰引薦的無關緊要。(陳家興)

中安在線官方微博,中安在線官方微信二維碼
來源:學習時報編輯:周曉留
相關新聞
新聞熱點
>>點擊更多...
安徽理論網由安徽新媒體集團主辦,中安在線負責制作維護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