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線首頁|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您當前的位置 : 理論文史哲教

科斯定理存疑:權責不對等,負外部性會愈演愈烈

時間:2018-04-13 08:51:13

  產權問題學界討論了多年,今天學界的共識是,產權不同於所有權:所有權是財產的法定歸屬權;而產權則是指財產使用權、收益分享權與轉讓權。由此說,產權是否清晰與所有權無關,無論財產所有權公有還是私有,產權都有可能不清晰,所以經濟學講明晰產權並不是要將財產公有變為私有。此點重要,我要特別說明。

  國內學者對產權的關注,始於20世紀80年代初農村土地承包制改革。土地承包制,實質是將農村的集體土地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離,讓農戶擁有土地經營權。後來國企改革,也是實行生產資料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離。1991年,美國經濟學家科斯獲得諾貝爾獎,『產權』概念纔在國內漸漸流行開。其實,我們如果將『經營權』定義為使用權、收益權、轉讓權,經營權與產權就是一回事。

  我作此文當然不只是解釋概念,而是要對科斯定理的適用性提出質疑。多年來對科斯定理我一直有疑惑,不是說該定理完全不對,但也不是無懈可擊。比如對如何解決負外部性問題,科斯斷然否定『庇古方案』而主張用市場取代政府,此主張我認為大可商榷。

  1960年,科斯發表了《社會成本問題》一文,學界流行的所謂科斯定理,就是後來學者根據該文核心觀點所作的歸納。其標准表述是:『只要交易成本為零,產權界定清晰,無論產權界定給誰市場皆可引導經濟達到高效率』。顯然,此定理包含兩個假定與一個推論:第一,假定界定產權的交易成本為零;第二,假定產權有清晰的界定。若這兩點成立,推論是解決外部性無需政府乾預,市場能夠讓資源配置達到高效率。

  舉例說吧:一家工廠排放煙塵,這樣勢必會給居民造成污染,於是產生了負外部性問題。負外部性怎麼解決?英國學者庇古提出的方案是,由政府向工廠征稅而後補償給居民。可科斯認為,若界定產權的交易成本為零,解決外部性問題政府只需界定產權而不必征稅。科斯的解釋是:若將產權界定給居民(讓居民有不受污染的權利),工廠自己會在煙囪上安除塵器;若將產權界定給工廠(讓工廠有排放煙塵的權利),居民會出資給工廠安除塵器。

  如果界定產權的交易成本真的為零,科斯定理似乎成立。但應指出的是,交易成本為零只是個理論假設,在真實世界交易成本不可能為零。這一點科斯其實很清楚,於是他指出當交易成本不為零時,產權應根據交易成本高低界定:若產權界定給工廠的交易成本更低,產權就界定給工廠;反之,產權就界定給居民。

  是的,當交易成本不為零時,產權可根據交易成本的高低界定。然而值得追問的是,根據交易成本高低界定產權,市場真能引導經濟達到高效率嗎?這些年我反復思考,想到的答案卻是『不確定』。為便於理解,容我先對科斯所指的『高效率』作說明。

  在經濟學裡,『高效率』有兩種解釋:一是高生產率;二是資源配置的『帕累托最優狀態』。從科斯的《社會成本問題》看,他說的高效率是指後者。何為帕累托最優?帕累托最優是指這樣一種狀態:在某種給定的資源配置狀態下,任何改變都不可能是至少一個人的狀況變好,而不使任何人的狀況變壞。若一種改變讓某人狀況變好而未讓其他人狀況變壞,此狀態不是帕累托最優,而是帕累托改進;若一個人狀態變好而同時讓其他人狀況變壞,這樣的狀態也不是帕累托最優。

  如果用『帕累托最優』表示高效率,科斯定理則有明顯的疑點。事實上,當交易成本不為零時,即便按交易成本高低界定產權,市場未必能引導經濟達到高效率。讀者要注意,我這裡說『未必能』不是完全不能,而是有可能不能。何以見得?還是讓我用前面工廠與居民的例子分別對產權界定的兩種情況作分析。

  第一種情況:假定產權界定給居民的交易成本相對低,政府將產權界定給了居民。若產權一旦這樣界定,工廠就面臨兩個選擇:一是自己花錢在煙囪上安除塵器;二是花錢向居民購買排放權。毫無疑問,無論工廠最後作怎樣的選擇,結果都能將社會成本內化為工廠的私人成本,居民利益得到保護,於是資源配置達到帕累托最優。

  第二種情況:假定產權界定給工廠的交易成本相對低,政府將產權界定給了工廠。在此情況下,居民要免受污染損害就得花錢替工廠安除塵器。問題就在這裡,工廠排放廢氣造成的環境損害是工廠的社會成本,可現在如果讓居民給工廠安除塵器,社會成本並未內化企業成本,而是轉嫁給了居民,這種狀態顯然不是帕累托最優,因為工廠利潤增加的同時,居民的收入卻變少了。

  由此見,在第一種情況下科斯定理成立;而第二種情況將產權界定給工廠,通過市場解決負外部性並未達到帕累托最優。這是說,界定產權的交易成本不為零時,即便清晰界定產權,但只要產權不界定給居民,科斯定理便不成立。

  正是基於以上分析,故對科斯定理我認為不必盲從。我的觀點,解決負外部性既要發揮市場作用,同時也不能排斥政府作用。負外部性若能通過市場解決當然好,但市場若不能將社會成本內化為私人成本,政府就要出面調節;再有,要想通過市場減少負外部性,前提是將產權界定給居民,否則權責不對等,負外部性會愈演愈烈。(王東京)

中安在線官方微博,中安在線官方微信二維碼
來源:學習時報編輯:周曉留
相關新聞
新聞熱點
>>點擊更多...
安徽理論網由安徽新媒體集團主辦,中安在線負責制作維護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